LucFy 幽暗城二楼

Obey the call of Kel'Thuzad

@Lucfy路西
瞎萌瞎写,咸鱼游戏宅。来和她说说话吧!

※存放 WOW/弹丸/P5/电竞/NieR/游戏王/HP/冰火/TF/小排球/MAGI/处刑人 相关同人。

我将永生

1W字END

*狛枝有一个神秘的邻居日向

(骗人的)

※后续《戛然而止


————

 

这次迎接我的是什么样的世界呢。

 

————

 

“早上好,狛枝先生,请问今天要点什么呢?”

 

“烤面包和牛奶,非常感谢。”

 

他端着早餐,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悠闲地坐下,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不需要工作,不用为任何物质需要发愁,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事,这就是狛枝凪斗现在的生活状态,或者说是所有居住在岛上的人的生活状态。

 

建立在岛上的贾巴沃克乐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设施齐全,几乎可以满足人类的一切需要,而且还在不断扩建新的人工岛。当然能够进驻贾巴沃克乐园的条件也十分苛刻,除了一笔可观的申请费之外,每年也只会在众多申请者中抽取很少一部分获得资格。因此除了狛枝之外,岛上大部分都是中年以上的人,能像他这样年纪轻轻就能来到岛上享受生活的少之又少。不过这里也是能完全随心所欲的地方,岛上有一些日常规章需要遵守,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

 

‘不能离开贾巴沃克岛。’

 

每当狛枝想到这个规定时,都觉得这应该称之为最没用的一条才对。许多人辛辛苦苦了大半个人生才终于有幸来到贾巴沃克,怎么想都不会再离开吧,何况这里什么都有,几乎是一个享乐的天堂。

 

那么,今天要做什么好呢。

 

走出餐厅后,他站在路上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往他的小屋走去了——其实他的住所并不能算是“小屋”,不如说是高档别墅才比较恰当。每个居民都有这样一座住所,它们分布在岛上的各个地方,而他的屋子附近就只有一个孤零零的邻居。狛枝走到家门口时,习惯性地打量了一遍他邻居的房子,和往常一样,依然是每个窗户都拉紧了窗帘,门口也是看上去像好几天都没有人出入过似的。

 

只有立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屋子主人的名字“日向创”。

 

————

 

在狛枝心中,他已经把这个“日向创”定义为一个神秘的邻居了。说他神秘是因为狛枝从未见过这个邻居,要不是因为门口的牌子写了名字,他肯定以为是一处空宅。不过偶尔在深夜的时候,他能透过窗户看到日向的房子会有一间靠近他这一侧的房间亮起灯,表明那里有人居住。

 

怎么想都太宅了吧。

 

虽然这么觉得,狛枝还是决定去拜访一下他,第二天他站在门前敲了很久门,才终于有人出现。开门的时候狛枝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这个日向创会像岛上大部分人一样是个中年人,没想到日向看上去和他年龄差不多,他留着一头清爽的栗色短发,只是穿着实在太奇怪了。

 

“你好,我是住在旁边的狛枝凪斗。”

 

他再次打量了一下对方显然不和季节的厚大衣,忍不住接着说:“那个……你不会觉得热吗?”

 

“啊、呃、这个,”日向有些慌张的低下头,“哈哈,屋里的冷气开得太足了所以——你好,我是日向创。”

 

“唔,要是没事的话,来我家坐坐吧?”狛枝提出邀请。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日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岛上同龄人很少,他们又是邻居,自然而然就产生了想要亲近的意思。

 

“那就打扰了。”日向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还是狛枝第一次邀请别人来自己的屋子。岛上的每栋屋子里都有一间大的不像样的客厅,就算有十几个人来开派对也绰绰有余,只是狛枝从来都是一个人在家,再大的房子也显得冷清清的。他从橱柜中拿出从未使用过的茶壶沏茶时日向就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他的到来似乎给这座房子增添了一点点生活气息,狛枝这样想道。

 

“平时很少见日向君出门啊……” 

 

他们一边喝茶一边闲聊时,狛枝说道。

 

“我比较喜欢呆在房间里啦。”他回答。

 

“那,整天呆在屋子里不会觉得无聊吗?”

 

“有时候只是打游戏一天就过去了……”

 

本来狛枝觉得他上一个回答不像是真的,但说到游戏,日向似乎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聊起了他喜欢的游戏作品,以及曾经和同学一起玩游戏的经历。这还真像个宅男,狛枝想,毕竟听他兴趣盎然的口气,完全不像是在说谎。这倒是打破了他对宅男的一般认识,毕竟通常会一直待在家里的人或多或少会有点社交障碍吧,但从日向身上他完全看不出这一点,除了刚见面时稍显慌张的模样,日向基本可以说是一个开朗又健谈的人。 

 

“……不过曾经一起打游戏的伙伴不在这个岛上,所以也只好自己玩了。”日向最后说,语气有些落寞。

 

狛枝大概理解他这种反应的原因。来到这座岛意味着切断了与过去相识的朋友、亲人的联系,对于曾经生活在外界的人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他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顾忌,或许是因为在岛屿之外没有什么思念的人。

 

“也不一定非要整天待在家里,日向君既然有资格来到这座岛,应该多出门做点其他事情吧?”

 

日向赞同地点点头:“哈哈,说的也是呢。”

 

他笑的时候有一种不合年龄的沧桑感,如同脱离了面前的青年本身的躯壳,而是来自于一个更年长的人似的。

 

之后日向又待了一会就离开了,结果最后他们也没有增进多少对彼此的了解,不过狛枝觉得日向已经在他心中具象化了,脱去了神秘的色彩,不再是一个只带着邻居标签的陌生人。他在岛上一直是独来独往,像一个游离在乐园之外的局外人,而与日向的接触让他稍稍找到了一点真实的、生活的感觉。

 

就好像他第一次认识到在这个偌大的岛上,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

 

“早上好,狛枝先生,请问今天要点什么呢?”

 

“烤面包和牛奶,非常感谢。”

 

有时他会想,他每天都点同样的食物作为早餐,服务员其实没必要一遍遍不厌其烦地问他。不过在贾巴沃克岛上,根本就没有浪费时间一说。说起来,这是他在贾巴沃克乐园生活的……第多少天了?

 

在这座岛上,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

 

狛枝随手翻阅着放在餐厅书刊架上的宣传单,那上面印着岛上近期新上映的电影列表,还有图书馆新进的书籍。悬疑,惊悚,动作……他看着一个个电影分类,突然没了兴致。

 

一直以来他去影院看的似乎都是那些类别的电影,反而感到厌烦了。也许该换换口味……他又往下看了看,比如爱情喜剧?

 

这种电影恐怕更适合同别人一起去看——邀请日向好了,他想,虽然这个主意听上去很蠢,不过他也没有别的人选。

 

他拿着宣传单去敲日向家的门,这回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以为是日向玩游戏太忘我没有听到,但他干巴巴地站在门口等了许久,房间里仍旧没有任何响动。狛枝越来越觉得这个主意实在太过无聊,索性放弃等待,顺手把宣传单塞进了日向家门口的垃圾箱里。

 

结果第二天反倒是日向主动来敲他的门。

 

“抱歉,昨天睡得太死了没有听到……狛枝想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吗?”门口的日向手里攥着被揉的皱皱巴巴的宣传单,正是他昨天丢掉的那张。

 

这场面尴尬得让他十分想否认。“也不是一定要去——”

 

“是哪场?”日向继续追问。

 

“下午三点的。”

 

“诶……” 日向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表,“爱情喜剧吗? 狛枝居然会选择这种电影……”

 

“怎么了?”狛枝皱起眉,愈发觉得这个主意实在非常愚蠢。但是日向的口气让他有点奇怪,就好像日向认识他很久、很了解他一样,明明他们也只不过聊了几次,勉强算关系一般的朋友而已。

 

“……没什么,挺好的。”

 

“日向君不想看的话,下午还有一场是惊悚片。”

 

“这个就好!”日向连忙摆摆手,“我、我不是很能接受惊悚片……”

 

“诶?心理阴影?”

 

“嗯……会想到曾经经历过的事。”

 

日向的眼睛黯淡下去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要追问别人的隐私,但意外的是他却无比好奇日向曾经经历过什么。

 

“说起来,日向君为什么会想要申请来贾巴沃克乐园?”他选了一个旁敲侧击的问法。

 

“和大部分在这里的人的理由差不多吧。”

 

狛枝怀疑地眯起眼睛。

 

大部分人的理由——向往着乌托邦式的社会,或是单纯的想要过不劳而获衣食无忧的生活。狛枝朦朦胧胧地记起自己为什么会申请来到贾巴沃克,因为遭遇变故双亲逝世,却意外继承了一笔巨额遗产,对生活感到绝望而将那些财产都用于申请费,想着如果没被选上就去自杀,最后倒是幸运地成为了岛上的居民。

 

……但日向会是如此吗?

 

虽然他已经记不清申请费的具体数额,不过还是清楚那对一般青年来说是一笔难以负担的巨款。

 

“其实是因为厌世。”他突然说。

 

“厌世?”

 

眼前这个人和这个词语完全不搭调。

 

“我啊,过去经历过很绝望的事,”日向解释,“和其他同伴一起被卷入了一场杀人游戏,只有依靠自相残杀才能活下去……”

 

日向说道这里就停住了。看到他的表情,狛枝似乎都能体会到那种真切的痛苦。所以他才会一直闭门不出啊,狛枝想,经历过那样的事件,恐怕连对他人的信任也会彻底丧失掉。他甚至产生了想要拥抱对方来安慰他的冲动。

 

他没有真的那么去做。他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但是日向君不是还好好活着吗。活着本就是充满希望的事吧。”

 

还好他选了个不算悲惨的电影,悲伤的表情和日向实在不太相称,他不愿意看到。

 

————

 

实际上,和日向一起看电影的感觉挺不错。

 

挺不错的意思是,全程狛枝都没有什么尴尬的想法(想想他们可是两个大男人一起去看爱情喜剧),看完电影后他们还一起愉快地吃了顿饭,日向吃了很多——这个现象在岛上还挺难得的。正因为任何美食都能在贾巴沃克岛上享受到,人对食物的欲望反而被抑制了不少,然而看到日向吃得很开心的样子,明明食量不大的他,食欲也被放大了不少。

 

或许日向对他也是同样的感觉。他们的关系似乎突然上升了一个等级,仿佛从普通邻居一跃成为挚友,在那之后日向出门的次数明显变多了(虽然也只是每周一两次的样子),而且每次出门都会主动来找他。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餐厅,一起去购物,一起去游乐场,有时日向还会跑到他家里来,窝在沙发上和他一起看电视。

 

不光是看电视——因为那是一套家庭影院设备,还附带KTV的功能,所以有时他们也会一起唱歌。日向唱歌很普通,是真的很普通,不跑调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他经常被日向说他的声音很好听,很适合唱一些忧郁的情歌。

 

不知不觉日向似乎渗透进了他的生活。即使他独自一人时,也时常觉得有一种一直在被日向观察着的错觉。

 

他是日向在岛上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对狛枝来说也一样),这对本来是个宅男的日向恐怕意义重大,以至于产生了这种有些病态的依赖——这种推测似乎比较合理,他想他有必要提醒一下日向才行。

 

这天日向拎着许多食材来到他家,打算一起做饭吃,不过大部分时间狛枝只是在旁边搭把手,烹饪工作都是由日向完成的。

 

“真厉害啊。”他看着一桌丰盛的菜肴赞叹道。

 

“哈哈,别小看单身这么多年的男人——啊,我是说,因为我总是给自己做饭嘛。”

 

那是什么单身大叔式的发言啊,狛枝想。虽然日向的确是单身没错。

 

“日向君最近总是来找我呢。”

 

“因为很喜欢狛枝啊。”

 

等等。他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喜、喜欢?”他本意只是想让日向也意识到他们的距离可能太亲密了,完全没料到会得到这种回答。

 

日向仿佛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突然捂住嘴,眼神也变得胆怯而无助。

 

“喜……喜欢啊。”但他还是小声重复了一遍。

 

如果说刚才他说的喜欢还能解释成朋友间的喜欢,那么现在这个“喜欢”就没办法以任何理由掩饰了。

 

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跳了出来,开始支配起狛枝的思维。他忽然以另一种目光看待日向,比如他的身材其实很好,他的脸圆圆的但又很帅气,一种熟悉的感觉替换了被告白的震惊,他甚至觉得很高兴,这种欢喜又是十分自然的。

 

————

 

也许是物质上的需要全都用不着忧虑,他才会寻求精神上的满足——比如爱情。与日向确立的恋爱关系让岛上的一切重新充满乐趣,将他从太过无聊的日常中拯救出来。

 

……太过无聊的日常?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想法已经深入他的脑海,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某种错乱。

 

他或许是因为和日向在一起太幸福了,才会有余裕思考其他的事。

 

比如,他到底为什么会来贾巴沃克岛。

 

他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提交申请的原因,越发觉得疑点重重。那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吗,那是他的自我意识吗,他回想不出当时自己的心境。这不符合逻辑,他明明有巨额遗产,就算不来到贾巴沃克也能优渥地活下去,没有任何理由会想申请贾巴沃克乐园的名额。

 

只要离开就能找到答案了。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旦形成,他的大脑就自动围绕它构想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岛上与外界的联系只有通过港口,而港口是禁止居民进入的,他也只是曾经在很远的地方望到有货轮进出。潜入港口应该不算难事,由于规定的存在,很少有人在港口附近,他只需要趁着卸货的时候偷偷溜上船就可以了。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他该如何向日向解释。

 

狛枝不是没有想过和日向一起离开,但他最终还是隐瞒了他的计划。日向是一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他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可能违反岛上的第一条规定“不能离开”。而从他们的关系来分析的话,有更大的几率日向会阻止他。

 

如果他走了,日向会感到些许寂寞吗?……就像他自己一样?

 

人类并非如此脆弱的生物,他想,或许一开始会,之后他们就会渐渐忘掉彼此了。他们都是习惯了距离感的人,即使在恋爱中也只会隔三差五地见一次面。他曾邀请日向留在他的房子过夜,但日向还是坚持回去,好像那也是什么必须遵守的规则。人们总是错认为亲密的关系能让人相互理解,然而恋爱只是给人多了一点愿意去相互理解的耐心而已。

 

他们的关系可以仅止于此,他可以把岛上发生的一切都当成是一场美好的梦境。

 

如果失败的话……他可能被重新带回岛,并接受惩罚(事实上没人知道违反岛上规定会有什么惩罚——从没有人违反过规定,那些条款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无害”,或者说,“无意义”),更糟的结果是,他会成为海洋中一具微不足道的尸骸。

 

然而他对这些可能性都感受不到恐惧,在他真正潜入港口时也是如此。

 

货轮如期到来,他躲在一些集装箱后面,静静观察着四周。港口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任何工人,没有汽笛声,货轮的甲板上也看不见人影,好像只有一艘空船路过似的。

 

为什么?

 

他疑惑地朝货轮走去。在踏出某一步的瞬间,头脑中猛地传来一阵剧痛,映在他眼中的画面被撕裂了,紧接着意识也归于黑暗。

 

————

 

“狛枝!狛枝!”

 

有人在遥远的地方呼唤他。狛枝费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惨白,视线重新聚焦后,他才发现他正躺在病床上,而在他面前站着的是日向。

 

“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日向松了一口气。

 

“我——”他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被日向按了回去。“发生了什么?”

 

“溺水,”日向说,看上去仍然心有余悸,“狛枝怎么会独自在港口那边?”

 

狛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很正常,没有曾呛水的感觉,他也没有任何像窒息的记忆,他只记得最后头脑中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剧痛,好像意识突然从身体中抽离出去一样。不,不可能是溺水,还是说他产生了幻觉,包括那个空无一人的港口和空货轮也是?

 

你在骗我吗?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日向,想要从他的表情中寻找答案,然而他只能看到日向的眼睛挂着严重的黑眼圈。他意识到在他昏过去的时间里日向恐怕一直都守在他身边,而且一开始大概就是日向救了他。

 

“……抱歉。”他勉强对日向笑了笑,再次试图从病床上爬起来。

 

“不行。”日向再次按住他。

 

“我感觉身体一切正常……已经可以离开医院了吧?”

 

“不行,这是医生说的,毕竟狛枝昏迷了很久,还要多观察一阵……”他这样解释着,“所以,别离开好吗。”

 

他的重音落在离开两字上。离开,他是说的这座医院,还是这座岛屿?

 

但他看着日向的时候,有关离开的念头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

 

然而第二天医生没有准许他离开,日向也没来看他。第三天医生依旧没有准许,日向依旧没有出现。等到第四天他终于能够出院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来迎接他。

 

所以日向一开始守在床边的模样是装出来的吧,狛枝不禁有这样的想法。说到底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在岛上只和日向有所交流,那些对日向的期待与依赖也是由此产生的,离开的想法也是如此。

 

日向不是岛上唯一的人。他应该去认识一些别的人才行。

 

“你好。”他试着主动和走在路上的其他人打招呼。

 

那个人停下脚步回过头,也朝他摆了摆手。“今天天气真好呢。”那个人说。

 

“是啊,是个适合去沙滩晒太阳的——”

 

狛枝还没说完,那个人就继续往前走了,完全无视了他剩下的话语。

 

他想自己应该没说什么惹人讨厌的话。“请、请等一下!”他重新喊了一声。

 

而那个路人也重新回过头,重新说了一遍“今天天气真好呢。”这句话,连语气、声调都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

 

*“今天天气真好呢。”*

 

*“早上好,狛枝先生, 请问今天要点什么呢? ”*

 

就好像……只会说一句话的……游戏中的NPC一样。

 

————

 

“我们晚上去坐摩天轮吧。”他对日向说,“终于出院了,想和日向君一起庆祝一下呢。”

 

当然,选择摩天轮和什么浪漫的理由没关系,他只是需要创造一个两人独处而日向无法逃走的环境而已。他知道日向不会回绝他的,就像他平时对服务员提出想要看什么书,想要看什么电影,想要吃什么样的食物一样,满足他的并非是岛上的工作人员,而是日向本身。

 

但坐上摩天轮时他又希望时间能放慢一点,让他们可以慢悠悠地享受完前半程,再去面对所谓的真相。将想法藏在心底是他的拿手好戏,就算是日向也看不出破绽。

 

在车厢恰好转到摩天轮的顶点时,狛枝轻轻捏了下日向的手,身子也慢慢向他靠了过去。

 

即使车厢中没有灯光,他也知道日向此时正害羞得满脸通红,这种气氛下,他们应该像其他恋人一样在交换一个幸福的吻——狛枝差点就这么做了,只是他自己有不得不说的话。

 

“日向君,我们是活在真实的世界中吗?”

 

温情的气氛被这句话打破了,属于夜晚的寒冷似乎突然从窗外渗透进来了。

 

“狛枝?!”

 

“日向君不擅长演戏呢,所以就不用装下去了吧。”

 

透过摩天轮车厢的玻璃向外看去,能看到夜空下的贾巴沃克岛全貌,天上的星光与岛上的灯火映照在一起,更远处的海面上也镀着月光。这或许是很好的景色——如果它们是‘真的’的话。

 

“所谓的贾巴沃克乐园,只是一个像游戏一样的虚拟世界吧?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没有一个人是真实的,所以我认为是和我一样的居民只会说一句话,所以那个港口只是一个空壳,所以我才没有溺水的感觉——因为我只是单纯的走到了‘虚拟世界’的尽头了吧?说起来我独自在医院的那几天日向君都没有出现,恐怕是正在外面忙着修复bug吧?”

 

他没有否认。

 

“啊,我说错了,应该是只有日向君才是真实的才对,”狛枝继续说,“所以一切都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日向君总是待在屋子里,为什么日向君只会和我说话,因为日向君是游戏管理者嘛,根本就不需要生活在这里,只要偶尔出现中确认一下我的情况就可以了?”

 

他激动的情绪让语气都仿佛变得轻快起来。“日向君说喜欢我也是假的吧。毕竟要监视我的话,那种关系不就是最好的掩盖吗?”

 

“不是。”日向终于开口了。

 

“不是?日向君还想否认吗?”他愤怒的问。

 

“我喜欢你……并不是假的。”

 

日向的声音几乎是破碎的,好像他在忍受更大的痛楚,好像狛枝每说一句话就在挑开他的伤疤似的。

 

他明明不是那个被欺骗的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日向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因为狛枝被永远地困在程序里了。”

 

————

 

经历了如此荒谬的事情,再接受更荒谬的事实反而显得不那么困难了。

 

他听着日向讲述属于“狛枝凪斗”的事,渐渐回想起了所谓的真实到底是什么:他是超高校级的幸运,他们曾一起被卷入了自相残杀的修学旅行,结果整个事件都是发生在程序中的,听起来就像他现在经历的一样。然而在日向负责修复他的大脑数据时,设备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严重错误,结果他所有存在于大脑内的东西全都变成了数据转移进了程序,并且不可逆转。

 

就像日向说的那样,他被“永远困在程序中了”。他变成了一段代码,一个虚拟的存在,一个已经不能算是活着的人。

 

“哈哈,”他夸张地笑了起来,“ 什么啊,‘突发的严重错误’!很符合我的人物设定不是吗?”

 

“别、别这么想。”

 

“难道日向君想说,既然遇到这么不幸的事情,之后一定会有好事发生吗?”

 

“你的身体还保存着,肯定有能让你变回正常人的办法,如果能找到发生错误的理由……”

 

“如果能很快找到的话,也不用构建这个世界了吧。不如说说看,日向君已经尝试了多久了?”

 

“……八年。”

 

狛枝愣住了。他没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在“贾巴沃克乐园”的记忆并没有那么长时间。

 

“对不起……我曾想过很多办法让狛枝暂时忘记生活在程序中,但每次都失败了。无论构建怎样的世界,最后你都会发现真相。”

 

也就是说,这八年中,他不止一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只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些回忆单方面的存在于日向的脑中。

 

“为什么要道歉呢,是我不好才对。”他说。

 

“狛枝?”

 

“日向君已经做得很成功了,我甚至一开始没有察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没有不安,没有离开的想法,坚信自己是愿意来到这里的。如果我没有发现的话,日向君也可以继续伪装下去了吧。”

 

“不是……”日向仍想否认。

 

“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一个只能活在程序里的、没有任何用处的人,为什么不让他去死呢?”

 

日向突然抱住了他。日向哭了,即使是很轻的呜咽声在狛枝的耳中也十分撕心裂肺,好像他真的死在日向面前了似的。那时他忽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日向在哭,他心里只有这个想法,他只能感受到日向失控般的眼泪肆无忌惮地从眼眶中涌出,落到他的衣服上,留下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因为……因为你说过你想活下去啊……”

 

————

 

我想活下去?

 

不,我一点都不想活下去,狛枝肯定地想。这样的生命没有任何意义,他经历的一切只有绝望可以概括,继续下去也毫无希望可言。但日向却告诉他他想活下去,这种时候日向根本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

 

所以……不是我想活下去,而是他希望我能活下去,即使以这种方式。

 

他一定把我的遭遇归结为他的责任,如果我就这样死了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因为他想让我活下去……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活下去,我才会对他说我不想死,因为我不希望他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

 

我是这样想的吗?

 

失去的记忆不能告诉他答案。他们同时陷入了沉默,只有摩天轮依旧在转动,带着车厢里的他们从星空回归土壤。

 

————

 

“是啊,我想活下去。”摩天轮快转到地面时,狛枝说。

 

他走到车厢的另一边,和日向并排坐在一起,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其实我已经差不多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了,虽然日向君不在的时候会有点寂寞。”他笑着说,“所以再次重置我的记忆吧,说不定下次我就不会发现这里是虚假的了,说不定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会过的更快乐一点呢。啊,对了——”

 

狛枝凑过去亲了下日向的嘴角,“说不定在下个世界我和日向君就不是恋人了,还是留下点纪念吧?”

 

日向捧起他的脸,专注地凝视着他。

 

“每个世界都是的。”他说。

 

————

 

他们走出摩天轮时,日向的脸上还带着泪痕。无可救药的是,他看到日向悲伤的表情,心脏仍旧会感到一阵抽痛。他过去一定很喜欢日向,现在也依然如此。

 

狛枝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希望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语能听上去比较可信。 

 

“我并不觉得这是‘不幸’哦。”

 

“什么?”日向迷茫地问他。

 

“你看,只要我不想死的话,就可以永远存在于程序之中,永远都不会死去。这不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么——超越死亡,获得永生。这就是那样的不幸为我带来的最高级的幸运吧。”

 

只是像结构稳定的无机质、像沉积物中的单细胞微生物一样低级的“幸运”。

 

“所以日向君不用担心我的。”

 

下一次,我还是会忍耐着活下去的。

 

END

————

“再见啦。下次记得多来程序中看看我,不过也要在没有我的现实世界中好好活下去啊。”

※后续《戛然而止


其实本来写的结局是这样的:

后面还有一些狛枝知道自己存在于程序中但依然生活在程序里的片段,然后日向一直想要找到解决办法却一直没有找到,最后只能转而不断完善程序世界,希望狛枝能过的好一点()比如扩大了岛屿面积,加入了更多场景,给所有程序里的人都做了更智能的AI什么的()

然后日向单身了一辈子最后去世前做了个自己的AI放进程序里陪着狛枝去了

↑我自己写的时候实在觉得太纠结了最后全给删了((

 

最后采用的结局就是,狛枝虽然觉得所谓的永生一点也不好,但为了日向还是勉强愿意继续这样活下去了(


这篇和上篇其实是一起写的,里面很多片段都是上篇的废稿……上篇的梦境本来是双视角的,后来把狛枝的视角都删掉了重新写了这篇

一起看的话,上篇的日向虽然做了个噩梦,但现实是好的

……这里的狛枝就反过来了

 

上一篇写这个梗觉得挺强行的,这篇尝试中间加了一点伏笔希望最后看上去不那么强行(虽然还是很强行)……程序中的日向和狛枝年龄一样大 但其实现实中已经是快奔三的大叔了(x) 但狛枝因为不记得所以还以为自己是高中生

大概也不算捅刀……?总之实在对不起!!

 

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鞠躬(请……请轻拍砖

——

路西的弹丸同人索引目录

评论(50)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