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Fy 幽暗城二楼

Obey the call of Kel'Thuzad

@Lucfy路西
瞎萌瞎写,咸鱼游戏宅。来和她说说话吧!

※存放 WOW/弹丸/P5/电竞/NieR/游戏王/HP/冰火/TF/小排球/MAGI/处刑人 相关同人。

[WOW] 黎明将至 (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

*有肉!污!慎!

*是<达拉然往事>的续篇(不过没看过也没关系啦- -)是发生在混乱之治亡灵战役最终章达拉然的毁灭之后的事


————

达拉然在阿克蒙德的怒火中毁灭时,安东尼达斯的灵魂正困在那里。他眼睁睁地看着高塔凭空断裂,法师们的城堡轰然倒塌。碎石穿过他的灵魂落在地上,扬起一大片尘埃。

 

没能守护好达拉然与麦迪文之书已经让他足够痛苦了,更痛苦的是还要以这种形式见证它带来的灾难。

 

属于魔法师的天堂从此变成地狱。安东尼达斯看到亡灵在废墟中走来走去,附近有几个食尸鬼啃着死去法师的尸体。耳边一直响着凄厉的尖啸声,他不愿意去思考到底有多少同样不得安宁的灵魂留在这里。

 

就连夜幕的降临也没法让这种折磨停下来。死者没有夜晚,他也没有。

 

这时,远处出现了一个黑影。

 

借着月光,安东尼达斯大概能分辨出那是一个人的轮廓,那个人不急不缓地朝他移动,和食尸鬼歪歪扭扭的步伐有天壤之别。是达拉然的幸存者吗?这也许是现在唯一能令安东尼达斯感到宽慰的事了。但他又不禁开始担忧起来,现在回到达拉然显然是不明智的,附近的亡灵生物可不是一个法师能够应付的了的威胁。

 

人影越来越近,现在安东尼达斯能看到他披着一件斗篷,兜帽几乎盖住了整张脸。奇怪的是,骷髅和食尸鬼看到他并没有扑过去,而是畏惧似的逃跑了……对,是畏惧,安东尼达斯确认了这个结论。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才是这个人的目标。

 

戴兜帽的人走到他面前,一只手从斗篷里伸出来撩起兜帽。安东尼达斯突然愣了下:那只手上的皮肤几乎是青色的,几段骨节暴露在皮肤之外。他是一个死人!他是——他是——

 

“你……”

 

“你好,安东尼达斯。”那个人一边掀开兜帽一边说。在他说话的时候,充斥在安东尼达斯耳边的惨叫也消失了,就好像周围的怨魂都被驱散了一样。

 

而此时的安东尼达斯根本没注意到。他不会认错这个人,他熟悉他的动作,他的表情,他说话的方式,哪怕他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也是如此。他为他之前的猜测感到无比恶心,达拉然的幸存者——他怎么配被称作达拉然的幸存者?

 

“你——你这个无耻的——达拉然的叛徒!”

 

安东尼达斯冲克尔苏加德喊道,他想这句话也许用上了他这辈子最强烈的仇恨。

 

————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只剩下无尽的争执与冷嘲热讽。

 

“你怎么不换成你那副更吓人的模样?嗯?你那邪恶主子赐予你的新躯体?”

 

“这样更方便点。不过……算了,你那迂腐的脑袋根本无法理解获得力量的代价是什么。”

 

“代价?”安东尼达斯觉得自己如果还有实体一定会忍不住掐死眼前的人,“代价?!达拉然也算是代价吗——?”

 

听到达拉然这个词,克尔苏加德眼眶里幽蓝色的光闪烁了一下,他缓缓的低下头,几缕灰白的发丝挡住了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安东尼达斯几乎以为克尔苏加德在为达拉然哀悼。

 

“我真是瞎了眼……我曾认为你无论做了什么,至少还爱达拉然!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代价值得吗?”

 

克尔苏加德没有回答,只是沉默。

 

“克尔苏加德!这代价值得吗!”安东尼达斯的灵魂狂怒的嘶吼着。

 

“省省力气吧,”克尔苏加德终于开口,语气中透着深深的疲惫,“我们已经争吵了那么多年,你还要继续下去吗?你想永远困在这里吗?”他挥了挥手,安东尼达斯的声音如同被掐掉一样终止了。

 

大法师依旧不甘心的瞪着他,但克尔苏加德没有理会他,“时间不多了……”他自言自语道,开始念诵安东尼达斯听不懂的咒语。那种被霜之哀伤剥离灵魂的痛苦又在撕扯他,他想尖叫,可他发不出声。

 

过了一会,克尔苏加德的动作突然停下,那些施加在他灵魂上的法术也随之消失,远处传来更大的动静。

 

“糟了。”

 

他听到克尔苏加德叹了口气。

 

————

 

如果克尔苏加德想在废墟上缅怀一下达拉然,阿尔萨斯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干涉。


“毁灭。”

 

他还记得巫妖念出这个词时微微颤抖的声音。阿尔萨斯不知道克尔苏加德是不是一个恋旧的人,不过要是被污染者碾碎的是洛丹伦的话,他恐怕也不太好受。当然这个假设已经不可能发生了,因为毁灭洛丹伦的就是他自己。

 

但巫妖去了很久都没回来。


阿尔萨斯不愿意承认,没有克尔苏加德在他身边说话让他……有点寂寞。他习惯巫妖特有的嗓音时不时响起,及时指引他该如何去做。他的亡灵大军里可没什么合适的聊天对象,至于侍僧和通灵师——他们都曾是克尔苏加德的部下,虽然也同样听命于自己,却更像是出于恐惧。


于是他决定去找克尔苏加德。

 

在偌大的魔法之都中寻找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容易事,尤其是现在这里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建筑的残骸遍地都是,阿尔萨斯只能凭感觉向他认为正确的方向走动。


四处张望的时候,他冷不防地被什么东西绊了下。阿尔萨斯烦躁地低头,看到脚下刚踩过一具女法师的尸体。尸体脑袋上金色的长发让他有一瞬间的错觉。

 

吉安娜。

 

该死的,他低声咒骂了一句,他以为他不再会想起吉安娜了。过去的他是多么愚蠢啊,如今再回忆起吉安娜他已经感受不到任何情意的存在,唯有被背叛的愤怒还留在心间。

 

阿尔萨斯狠狠地踹了一脚地上的女法师,她的尸体正好滚到附近的几个食尸鬼旁边,随后传来一阵撕扯皮肉的声响。

 

他继续向前走,还好他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没有多久他就看到前方披着斗篷的身影。克尔苏加德可以让自己的样子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但巫妖一直以来都在他附近,他强大的魔法气场是隐藏不了的。

 

同时传入耳中的是一阵窃窃私语。他在说话。

 

突然意识到克尔苏加德可能和谁说话以后,阿尔萨斯不由攥紧了霜之哀伤,步伐也迈得更大了。

 

愤怒的种子在萌芽。

 

————

 

“你在干什么?”

 

阿尔萨斯走到克尔苏加德面前时,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大法师的灵魂,“噢——尊敬的大法师,我猜你这两天不太好受吧?”

 

“什么样的渣滓就和什么样的败类在一块,”安东尼达斯呸了一声,“叛徒们!”

 

“叛徒?你应该问问在我为洛丹伦出生入死的时候他们在做什么!”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指着安东尼达斯,很快大法师的面容就因为痛苦而扭曲了。

 

“折磨他的灵魂对你的任务没有任何帮助,死亡骑士。”克尔苏加德突然说。

 

阿尔萨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看望他的灵魂同样如此,巫妖。”

 

克尔苏加德一时语塞,他觉得自己恐怕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他知道阿尔萨斯在杀死安东尼达斯后就把他的灵魂抽出来了,他本来想释放安东尼达斯的灵魂——对于达拉然曾经的领袖来说,这种结局太残忍了。阿尔萨斯肯定会发现他在做什么,但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

 

耐奥祖的计划正进行到关键的一环,如果在此时死亡骑士丧失了对他的信任……他不愿意去思考后果是什么。

 

巫妖愈发懊恼起来。为了别人而将自己置于不利之中,这不像他的作风。

 

也许安东尼达斯是一个例外。

 

————

 

即使安东尼达斯的灵魂正痛苦不堪,他仍然没有安静下来。

 

“你——这个——怪物!可怜的吉安娜……她离开你多么明智——”

 

听到吉安娜的名字,阿尔萨斯皱起了眉头。

 

在斯坦索姆之后他就彻底对吉安娜死心了,但那时她转身离去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她拒绝了自己,她明明承诺过永远不会拒绝他。

 

现在不同了,阿尔萨斯想。亡者不会反抗,他的军队将永远服从他……

 

所有亡灵都是吗?死亡骑士的目光落在克尔苏加德身上。他也是吗?


他第一次见巫妖变成这种普通亡灵的模样。克尔苏加德的身体是太阳井的力量重新塑造的,所以身上连一块烂掉的肉都没有,除了皮肤是亡灵特有的苍白、有几块骨头露在外面以外几乎和活人无异——他猜测巫妖就是以自己过去的相貌为参考。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法袍,看起来如同人类法师一般弱不禁风,阿尔萨斯有点不习惯,不过他决定忽视掉这种异样的感觉。

 

“我可不在乎吉安娜的想法是什么。”阿尔萨斯挥动了一下霜之哀伤,再次剥夺了安东尼达斯说话的权力。“你们这些法师还是闭上嘴巴比较讨人喜欢。”他满意的看着安东尼达斯挣扎的样子。

 

“死亡骑士,他只是想激怒你。”巫妖不以为然地说,“别因为过去而困扰,巫妖王的任务才是头等大事。”

 

克尔苏加德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看着安东尼达斯,就好像根本没和自己说话一样。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因为巫妖对安东尼达斯有点异样的动作而生气的话,现在他彻底被惹火了。他才是克尔苏加德的主人,是他使巫妖重获新生,是他在巫妖施法的时候竭尽全力的保护祭坛。为什么反而安东尼达斯吸引了克尔苏加德更多的关注?阿尔萨斯问自己,他会听从于自己仅仅是因为巫妖王的命令吗?

 

曾经洛丹伦的王子才需要压抑冲动的情绪,他不需要。

 

“我说了,我一点都不在乎她!”

 

他突然钳住克尔苏加德的手臂,用力将他拉向自己。巫妖瘦削的躯体被毫不留情的扯了过来,狠狠撞在阿尔萨斯胸前的板甲上。

 

“我现在更在乎你的忠诚问题。”

 

————

 

那下碰撞让克尔苏加德全身的骨头都隐隐作痛。

 

“阿尔萨斯!”

 

他惊慌的喊着死亡骑士的名字,同时试图挣脱开阿尔萨斯的手,但阿尔萨斯已经把霜之哀伤插在地上,另一只手臂环过他的腰。这个姿势——克尔苏加德觉得有点尴尬——就像阿尔萨斯从背后抱着他一样。

 

“我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阿尔萨斯凑近他的耳朵说道,克尔苏加德能感觉到他的头发蹭过自己的脖颈。太近了……盛怒之下的死亡骑士那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忍不住想要躲开。

 

“停下来,死亡骑士!你无需怀疑我,我永远属于巫妖王。”

 

阿尔萨斯没有放开他,反而捏着他的手腕抬起来指向安东尼达斯。“哦?那你为什么要找他?”


大法师的鬼魂没法动弹,克尔苏加德此时正好和他四目相对,安东尼达斯刚才充满仇恨的目光也变得困惑,似乎不理解阿尔萨斯在做什么。阿尔萨斯在意的果然是这件事,他真应该放任安东尼达斯自生自灭……他该怎么解释,看望老朋友?顺便再帮他解脱?

 

“你很在意他?”阿尔萨斯继续逼问,“回答我,巫妖!”

 

他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别说……蠢话。”

 

阿尔萨斯笑了。那笑声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

 

“真可惜,他好像还挺在乎你的。我觉得他受的苦头够多了,作为补偿——就请他欣赏一场好戏吧。”

 

听到阿尔萨斯的话,克尔苏加德真正开始不知所措了。他了解阿尔萨斯,如今这种情形下,他的语气越平静,他的想法就会越疯狂——而最糟糕的是,他即将发泄情绪的对象是自己。

 

刚说完,阿尔萨斯环在他腰间的手就开始下移,直接解开了他腰带上的搭扣。


————

中间部分请点这里 P1 || P2 || P3

————


清醒过来以后克尔苏加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传送回营地。他忽然出现在一座通灵塔前,把旁边的几个侍僧吓了一跳。还好他们不敢多嘴,克尔苏加德想着,很快变回了巫妖真正的模样。

 

巫妖王的任务已经被耽搁了,他必须快点行动起来。

 

等到阿尔萨斯回来时,亡灵军队已经整备就绪。还好,他们很默契的谁也没有再提刚才发生的事。

 

“你需要独自去找一个卡多雷……”克尔苏加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严肃起来。

 

“那你呢?”

 

“我会在洛丹伦帮你监视那些恐惧魔王。”

 

阿尔萨斯点点头,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对回答很满意。这个时候他该说再见吗?克尔苏加德短暂的思考了一会,还是选择默默的施放去卡利姆多的传送术。也许他和死亡骑士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改变,或者说,他们本该如此。

 

在阿尔萨斯走后,他立刻下达了向洛丹伦前进的命令。黎明的第一道阳光已经照在废墟之上,那过去是达拉然最美的时刻之一,达拉然……他最后看了一眼魔法之都的废墟——

 

天哪。克尔苏加德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都忘了安东尼达斯的灵魂还在那里。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希望有路过的好心人能解救你的灵魂……祝你好运。”他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很快便跟随天灾大军离开。安东尼达斯早已被他抛在脑后。

 

如今填满他思绪的只有一个名字。

 

——阿尔萨斯。

 

END

————

嗯,那个好心人是凯尔萨斯……(

如果没记错的话TFT血精灵战役里凯子被瓦MM救出来以后在达拉然里顺手杀的大法师灵魂里就有安东尼达斯……所以安最终还是得到安宁啦!

结果这个续篇又写了快一个月还只写了7000字,中间有段时间电脑键盘还怀了,要不是红娘经常催我感觉都要弃坑了- -肉的部分其实写的不是很满意,本来是想写很污的强迫情节但最后又被我写成两情相悦了2333所以这篇是糖啊!甜不甜!(滚

总之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2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