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Fy 幽暗城二楼

Obey the call of Kel'Thuzad

@Lucfy路西
瞎萌瞎写,咸鱼游戏宅。来和她说说话吧!

※存放 WOW/弹丸/P5/电竞/NieR/游戏王/HP/冰火/TF/小排球/MAGI/处刑人 相关同人。

【HP】【比尔/珀西】即将结束

*正文<一切还不算太迟>,番外一<即将来临>

 

*这篇是第二篇番外,发生在原著第七部的时候,正文6~7之间的故事,当成独立小短篇也没问题的说- -

——

6.5、

“你疯了!”弗雷德和乔治同时朝比尔喊道。

 

“冷静点,我和你们一样正常。”

 

“那你恐怕一点都不正常,”乔治说,“因为我也不正常了,我居然在认真思考怎么帮你入侵魔法部,尤其是现在爸爸都不敢去上班了……”

 

“大概是我们最小的弟弟从古灵阁成功逃脱的事迹刺激到你了,比尔?”弗雷德讽刺道,“不然你怎么会想去看看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比尔没搭话,他帮助了哈利他们三个逃脱以后就知道他们家每个人都不安全了——现在食死徒都知道韦斯莱是“头号危险人物”的同伙了。他马上通知爸爸和双胞胎找地方躲起来,如今他们都安顿在穆丽尔姨妈家里。

 

可是他们联系不到珀西。

 

比尔没法不担心珀西的情况,他听爸爸说现在魔法部几乎成了食死徒的大本营,部长就是神秘人的傀儡,而珀西还是部长助理……

 

在送走了贝壳小屋的所有伤员以后,比尔就幻影移行到了穆丽尔姨妈这里,他构思了一个疯狂的计划,但想到谁会支持他时,他唯一想到的竟然是弗雷德和乔治。

 

“所以你要我们帮你潜入魔法部,找到珀西,带他逃出来?”乔治又重复了一遍,弗雷德在他旁边摇了摇头。

 

“是劝他逃出来。”比尔更正道。

 

“你真的疯了!”弗雷德狂乱地揉了下他的头发,“魔法部!说不定神秘人就潜伏在那里!我敢说珀西现在周围肯定不止一个人在监视他,即便他肯定说他已经和我们断绝关系了——”他哼了一声,“那也不代表食死徒就会信任他!”

 

“珀西不是食死徒——”

 

“那也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不是吗?谁知道他在魔法部做什么呢?把无辜的人扔给摄魂怪么?”

 

弗雷德叫嚷着,比尔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弗雷德!你知道珀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他不是坏人!”

 

“是啊,因为他是个混蛋。”

 

“……但不是坏人。”乔治不情愿的补充道。

 

他双胞胎兄弟的话语让弗雷德稍微冷静了一点,他不满的咂咂嘴,没再继续说话了。

 

“很高兴你们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没有给珀西留退路,穆丽尔姨妈家和贝壳小屋都被赤胆忠心咒保护着,我不是那里的保密人,珀西没法去穆丽尔姨妈家了,而贝壳小屋——”

 

“你不会傻乎乎的在魔法部带他去贝壳小屋吧?”弗雷德插了一句。

 

“冒着把贝壳小屋的位置暴露给魔法部所有食死徒的风险?”比尔挑眉,“是的,我不会。但我想我们可以请阿不福思帮忙……猪头酒吧,一直在给霍格沃茨提供帮助。但首先我需要能够不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找到珀西,所以……”

 

没理会比尔继续说了什么,乔治拽了一下他的双胞胎兄弟的袍子,他们马上走到房间的一角低声讨论起来,不时还回头看他一眼。

 

比尔沉默的看着他们争论着。他犹豫了——他真的在做正确的事吗?如果他被食死徒抓住……被强迫喝下吐真剂……他会说出贝壳小屋的位置,透露凤凰社的秘密,害死更多的人……魔法部为什么至今还让珀西工作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希望能从珀西那套出更多关于他们家的事,所以才一直留着他呢?作为凤凰社的一员,比尔太了解食死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方式了,他们杀人毫不手软,折磨人也是一样。

 

脑海里猛然浮现出珀西被钻心剜骨咒折磨致死的模样,他感觉浑身都被彻骨的寒意侵蚀了。‘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比尔内心的声音说着,如果他被抓住……为了芙蓉,为了他的家人,为了凤凰社的其他成员——他会在食死徒利用他之前就自我了结的。

 

弗雷德和乔治终于停止了说话,他们脚步轻快地走到比尔面前,看上去已经得出了一致的结论。

 

“我们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去帮助珀西,这真令人难受。”

 

“不过如果看到他的尸体我们会更难受。”

 

“所以,我们会帮你的!”双胞胎兄弟露出了一模一样的职业招牌微笑,“韦斯莱笑话商店从不令客人失望——”他们没说完的话被一声惊呼替代。

 

“珀西会回来的,”比尔紧紧抱住了他们两个,“我也会回来的……就算是伏地魔,”他喘了口气,“也没法从我们身边夺走任何一个韦斯莱!”

 

弗雷德和乔治从比尔肩头探出头来面面相觑,比尔在凤凰社工作的这几年越来越像他们的爸爸了,但现在又变得是……仅仅比他们大几岁的哥哥。

 

‘Crazy’弗雷德用口型对乔治说,乔治也笑了,他们一起伸出手拍了拍比尔的背。

 

“不用太感激我们,比尔,如果珀西仍旧执迷不悟的话,别忘了替我们狠狠揍他一顿!”

 

——

“亚瑟·韦斯莱,已确定为头号危险人物同伙,祝您在魔法部有美好的一天。”

 

空洞的女声在‘亚瑟’,也就是比尔的耳边响起,不过他怀疑不会有人在被冲水马桶冲进魔法部的时候仔细听她究竟在说什么。

 

正如双胞胎告诉他的那样,尽管哈利他们三个曾经入侵过魔法部,但魔法部的安保工作并没有做的比以前更好,只是有更多的食死徒还有每隔一段距离就安装的反隐探测器——充其量也就能够检测出幻身咒或者隐形咒而已。

 

比尔一落地就给自己念了个隐身咒并别上了改装好的魔法部徽章——这些都是弗雷德和乔治的杰作,他们在徽章上施了魔法使它能够周期性的发射混淆咒以免被探测出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一瓶复方汤剂和双胞胎从他们老爸那偷来的魔法部证明币就让他混了进来,他身上还带着一个皮包,里面装着诸如诱饵炸弹和伸缩耳等等可能用到的产品,还有一瓶迷情剂——那是弗雷德强塞进去的,“如果珀西不听你的话,可以试试用这个,保证他马上就跟你走了!”比尔还记得弗雷德不怀好意的对他如是说。尝试着想象了一下珀西服用迷情剂的场景,他感觉自己刚踏入魔法部的紧张感被冲掉不少,这画面可太难想象了……不过,他也很久没再见过珀西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麻瓜清洗活动,魔法部的人看上去更少了,走道上少数几个职员都走的很快,仿佛慢一点就会被哪个心情不太好的食死徒当恶咒的靶子。比尔看到大厅中央是‘魔法即强权’的雕像,他不出声默念了一下这几个字就感到有胃酸往上涌,想到珀西可能每天都被迫宣誓这句话,他感到更恶心了。

 

他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在稀稀落落的人群中找一个人并不难,尤其是那个人还有着显眼的红头发的时候。尽管珀西头压得很低,韦斯莱家标志性的红色还是跳入了比尔的眼睛,他马上跟了上去。

 

然而注意到珀西的不止一人,“韦斯莱,嗯?”一个站岗的食死徒冲他轻蔑的笑了笑,让珀西停住了脚步,“还没跟你的废物老爸一起滚回家么?”他带着恶意的嘲笑继续说着,周围几个同样带着兜帽的食死徒跟着哄笑起来。

 

珀西的脸涨红了,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咬紧下唇把想说的话吞了下去。

 

“真奇怪部长居然会留着你这样的血统叛徒当助手……你又不是个漂亮的小妞?”

 

“哈,我倒是听说韦斯莱家那个小妹妹挺有姿色的。”

 

家人受到侮辱让珀西气得抱着羊皮纸的手都开始颤抖了,他拼命忍着不去拿自己的魔杖出来。食死徒们看了他这副模样脸上的恶意更加明显了。

 

其中一个食死徒继续说着,“啊……说不定某些人就好他这口——”他话没说完就被一声巨响打断,其他食死徒反应过来时那个人已经被击晕在地。隐身状态下的比尔正紧握魔杖,魔杖尖端刚刚释放了一个精准的无声昏昏倒地。

 

他们怎么敢这么说他的弟弟?比尔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顶上撞,那是狼人的血液在翻滚沸腾着……‘如果能够变成真正的狼人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冲过去撕碎他们每个人的喉管……’

 

——

比尔尾随着珀西进了他的办公室,尽管他紧紧跟着珀西的脚步,还是差点被他关到门外——珀西的动作太快了,就在比尔刚踏进门他就狠狠的撞上了门并上了锁,然后拿出魔杖对着办公室念了一连串的隔音和防护魔咒——就算是最严苛的魔咒课考官也挑不出一点毛病的那种。他做完了这一切才坐到椅子上,几滴汗水从脸颊上缓缓滴落。

 

这不能怪他,比尔自责的想,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食死徒肯定意识到了他们周围藏着什么人,但他们其中一个人突然捂紧了手臂,然后其他几个人就跟着他神色匆匆的走了,显然他们认为伏地魔的召唤比寻找某个发恶咒的坏蛋要重要的多。比尔衷心希望他们受到召唤不是因为发现了哈利的行踪。

 

他打量了一下珀西的办公室,发现布置得和在陋居的房间差不多:书桌放在靠窗户的位置,文件整齐的堆在左手边,靠墙的位置是一个造型简单的书柜,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完美的珀西式风格,一如既往的单调。

 

珀西正神经质的盯着摆在书桌上的一个相框,这让比尔有些惊讶——那是他们一家在埃及照的全家福,他本来以为只有爸爸的办公室会摆呢。照片里一家人都站在金字塔前,乔治的耳朵还是完好的,他的脸上也没有那些可怖的伤疤,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没被战争摧残过的笑脸,而珀西……珀西不在他们中间,他站在相片的边缘偷偷看着他的家人们……就像现在的珀西一样。

 

这是个机会,比尔对自己说,趁现在只有你们两个而珀西还在愣神。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给自己念个现身咒,但他看到珀西的目光离开了相框,他的脸埋进了他的双臂之中,然后从那里传出了闷闷的、抽泣的声音。

 

比尔甚至忘记念现身咒,话语就脱口而出了。

 

“珀西,别哭了,珀西……”

 

在他的印象里,他那固执的弟弟长大以后就再也没有在他们面前哭过哪怕一次了,这样的场景是他少数几个想不到珀西会做的事情之一,以至于让他完全乱了阵脚,想说的正事都被抛到脑后。

 

珀西立刻抬起头来,动作大的差点把眼镜从鼻梁上甩掉,他起身慌张的左右张望着,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比尔?是你吗?……不……怎么可能……这肯定是幻觉……”

 

比尔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决定顺着珀西的话继续说下去,“我是比尔,我是你想象出来的比尔,我是一个幻象。”

 

珀西颓然的坐回椅子上,脸上带着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的表情,“怎么会是‘真的’比尔呢……他不可能原谅我的……”他自言自语着,仿佛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就会让自己更加确信这是幻觉一样。

 

如果是曾经的比尔,他一定会马上现身出来嘲笑他随便就相信别人说的话的弟弟,但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他调整着自己的语气,“我是你的幻觉,珀西,所以当你希望我原谅你的时候,我就原谅你了——我是来帮助你的。”

 

“帮助?”

 

“离开魔法部,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么。霍格莫德村的猪头酒吧,那里的老板就是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他会为你提供帮助的。”

 

“我、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哦不……猪头酒吧……我是说……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你不是……?”珀西完全被弄懵了。

 

“我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就是你的想象,你只是被魔法部蒙蔽了双眼……只要你仍愿意站在正义的一方,仍愿意回到家人身边,就像邓布利多说过的那样,‘需要帮助的人总会得到帮助的’。这是你的意愿,是你在拯救你自己。”

 

“邓布利多真是一个强大的巫师,”珀西喃喃的说,“这些都是我的想法……我当然愿意……”

 

比尔想,他的目的达到了。就在他思考怎么离开魔法部的时候,珀西的声音又响起了,“如果……如果你真的是幻觉……比尔,能不能……”他小心的组织着自己的措辞,“能不能告诉我,在你心里是怎么看我的?”

 

他在迷茫,他在害怕,因为他不确定他的家人还愿不愿意再次接纳他。比尔了解珀西这个习惯,他喜欢把最重要的、或者最难以启齿的事情留到最后说,同时也最期待最后的回答。他脑海中飞快的划过很多单词:开不起玩笑的小孩,喜欢炫耀的笨蛋,固执、口是心非……

 

而最后说出口的却是“我爱你,珀西。”

 

这也许就是他想听到的答案吧。珀西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他披上了他的旅行斗篷,将相框里的照片取下来塞进口袋里,临走前用魔杖指了下放在书桌上的魔法部文件,它们瞬间被烧成了灰烬,然后珀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他想他也是时候离开了。

 

END

——

写在后面:

这回是真的写完啦!!这篇番外碰巧也有4000多字和上一篇差不多长……这篇是一直在手机备忘录上码的结果拷到电脑的时候把备忘录给删了……重新写一遍感觉完全忘记了之前写了啥QAQ大家将就吧QAQ

上一篇番外叫‘即将来临’而这一篇叫‘即将结束’,一方面是因为时间点上魁地奇球赛是食死徒第一次公开活动,算是黑暗时代的即将来临吧,而这篇发生在原著第七部后半部分,霍格沃兹最终决战即将展开,所以也算是战争即将结束- -另一方面在正篇里魁地奇杯之后他们感情的磕绊就开始了(珀西离家),而大战之后他们的关系最终结束了(比尔和芙蓉生活在贝壳小屋)。其实我本来是想着在本篇的基础上续写一个他们之后的故事的,但却发现什么都写不出来,因为想不出他们之后怎么在一起……然后写的我也很心塞QAQ这篇明明应该也算两篇撒糖番外的其中一篇,不知道能不能感受到甜味……(逃

感觉比起写比尔珀西,这篇好像更像是写韦斯莱家兄弟亲情一样- -因为很喜欢双胞胎所以忍不住多写了一点!最后珀西回归的时候不也是双胞胎第一个接纳他的嘛233

其实有点纠结要不要写比尔对珀西说那句我爱你的,因为此时比尔已经和芙蓉结婚了,这个“爱”到底是什么样的爱呢……我更倾向于是写出亲人之间的那种爱吧,或者是因为珀西当比尔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比尔所以他可以随便说爱ww

算上正篇和两篇番外全文一共两万一千多字吧~绝对是我写过的最长的东西了……虽然最后越写越没手感了不过写完也是很有成就感啊哈哈~

总之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6)

热度(33)